婚慶業按下“暫停鍵”后: 下半年會“搶破頭”,只要能撐到那時候

 2020年,原本是婚慶行業的“大年”,一方面諧音“愛你愛你”有著很好寓意,另一方面又是民間青睞的“雙春年”(即一年之內出現了兩個立春節氣),所以今年婚禮預訂相當火爆,很多婚慶公司都將2020年的檔期排滿了。然而,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完全打亂了新人們的計劃。4月之前的婚禮婚宴訂單紛紛推遲,又將造成下半年出現扎堆結婚的現象。另一方面,整個婚慶行業損失慘重,包括婚禮策劃、婚宴酒店、珠寶鉆戒、喜糖鋪子等不同細分領域,短期內均難以復工,面臨著不小的生存危機。新時報記者采訪了濟南本土婚慶行業的四位負責人,聽他們講述疫情下婚慶行業的沖擊與改變。
【婚禮策劃】
5月結婚季打問號
擔憂9月10月婚禮“堆積”
疫情之下,婚慶停辦、婚宴退訂、喜糖鋪子關門,整個婚慶行業被按下了“暫停鍵”。眼下,大部分婚慶公司接到的訂單已全部后延,位于歷下區山大路上的艾慕婚禮就是其中一家。“從2月到4月總共有70多場婚禮要籌備,如今受疫情影響都被迫推遲到下半年了。”公司創始人梁昌龍說,這場疫情不僅讓公司遭受不小損失,更是打亂了正常工作節奏,對于未來“堆積”的檔期安排也感到擔憂,“按照當前疫情形勢,5月份的婚禮能不能辦還不好說,不過9月、10月份扎堆辦已成定局。”
疫情同時對整個婚禮策劃行業造成巨大沖擊。在梁昌龍看來,婚禮策劃行業是一個朝陽行業,近些年大大小小婚禮策劃公司不斷涌現,同質化現象也比較嚴重,導致行業水準參差不齊。這次疫情將加速對整個婚禮策劃行業的洗牌速度,一些規模小、業務能力差的公司會倒下,從行業的長期發展看未必是一件壞事。
等這次疫情過去后,婚禮的習俗也可能會發生改變。當下,90后成為結婚主流人群,他們在思想和審美上跟70后、80后有很大不同,再加上疫情對整個國民經濟造成的影響,婚禮形式勢必會相應調整。
【婚宴酒店】
目前生意全停
每月工資支出60多萬
疫情期間,所有婚宴訂單推遲或取消,導致濟南不少酒店餐飲業務均出現大幅下滑。位于印象濟南·泉世界的羅芙威宮宴會主題酒店,受到沖擊尤為嚴重。羅芙威宮是濟南首家以婚宴為主題的酒店,主要有5個婚宴大廳、一個樓頂天臺婚禮場地、三座證婚儀式堂,一天能夠承接六場婚宴。受疫情影響,羅芙威宮被迫停業,也沒有外賣業務可以開展,經濟損失和生存壓力不小。盡管如此,總經理裴雷依舊表示,在目前巨大的壓力下,穩定員工、加強線上營銷是當務之急。
“與傳統的酒店不太一樣,我們只承接婚宴和大型宴會業務,不接待零散客戶,也不做外賣業務,所以目前生意全停了,只能等待著重新開業那天。”裴雷表示,因為婚宴是聚眾用餐,根據目前的疫情,樂觀估計五六月才能進入運營,現在員工都待業在家,現在僅工資一項每個月支出有60多萬元。為了穩定員工情緒和減少損失,裴雷也帶領團隊積極展開“自救”,通過互聯網開展營銷業務。“公司推出了一系列公益性活動,比如情人節推出的‘化小愛為大愛’‘交199元訂金抵2000元’的優惠活動,客戶所交的訂金公司會全部捐給武漢。在此活動基礎上推出免費辦婚禮報名活動,吸引了近80對新人報名參加。”裴雷介紹說,公司還計劃為支援湖北歸來的英雄們無條件免費舉辦婚禮,包括醫護人員、軍人、援建工人等。
【珠寶鉆戒】
疫情讓情感表達需求增加
過后或迎大反彈
今年春節和情人節,原本是珠寶零售商的銷售旺季,營業額往往能占到全年的三成左右,卻因疫情影響不甚樂觀。據不完全統計,自疫情暴發以來,國內大部分珠寶品牌線下門店關停,截至目前,也只有購物商場內少量珠寶專柜已經復工。位于泉城路上的Gd鉆世界商場,受到沖擊同樣不小,目前仍處于閉店狀態,預估營業損失在600萬元以上。不過,在總經理石國俊看來,珠寶本身就是愛的情感傳遞,通過這次疫情,大家會更加珍惜愛情、親情、友情,對于珠寶的情感需求也會相應提升,疫情過后珠寶市場會迎來新的發展機遇。
“珠寶行業是一個重資產行業,大部分現金都壓在貨品上,現金流短缺也是整個行業無法回避的嚴峻問題。”石國俊表示,Gd鉆世界有60多名員工,特殊時期公司不易,員工更難,所以公司決定盡最大努力保障員工的收入,隔離休假期間不裁員、不減薪,保障大家的正常生活,“當然,目前公司的資金流問題仍非常嚴峻,自有現金流很難長期進行支撐。好在,濟南市政府出臺了針對企業的相關幫扶政策,尤其是房租減免和銀行貸款這兩方面,我們也正在積極申請,這對于緩解公司當前壓力非常重要。”
在疫情倒逼下,傳統珠寶行業也將迎來洗牌。在石國俊看來,珠寶市場已經疲軟多年,過去也一直處于升級調整中,這次疫情的出現,將加大行業洗牌的速度及力度,挑戰和機遇同時并存。
【喜糖鋪子】
高粱飴苦撐本土品牌
線上尋求“突圍”
喜糖是傳統婚俗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,這些年,濟南的喜糖市場發生了不小的變化。十幾年前,最暢銷的喜糖品種還是大白兔奶糖、酥心糖、高粱飴之類,現在的喜糖則主打各種品牌巧克力,以及徐福記、馬大姐、雅客等大品牌糖果,濟南本土的喜糖品牌消失殆盡,僅剩下高粱飴苦苦支撐。
濟南野風酥食品有限公司生產的“高粱飴”,是僅存的能在濟南喜糖市場上占據一席之地的本土品牌,曾榮獲山東老字號、濟南名優風味小吃等榮譽稱號。然而,在這次疫情沖擊下,野風酥公司銷售遭遇困難,生產線也幾乎全面停工。“高粱飴系列是公司主打系列,能占到全年總營業額的一半左右。春節期間是糖果銷售高峰期,但因為疫情影響,喜糖鋪子和專賣店都關門了,批發和零售業務受很大影響,銷售業績相比往年同期下滑90%。”總經理劉俊強說。
對于高粱飴的未來前景,劉俊強則更加擔憂。高粱飴曾經是濟南喜糖市場上的主力,但近些年,高粱飴已淪為“邊緣角色”,目前主要在專賣店和賣場銷售,被當做“伴手禮”。劉俊強認為,目前高粱飴消費群體主要是老一代人,不太受當下年輕人歡迎。“當下公司采取做法就是保留高粱飴這一原產品,在產品系列上做文章,生產出山楂飴、棗飴、阿膠飴等一系列衍生品,目前推向市場反響還不錯,也比較受當下年輕人青睞。” 

相關產品

評論

快乐飞艇每天几点开 一肖中码免费公开资料 快乐飞艇任务一单50是骗局吗 浙江省体彩6 1开奖结果 四川金7乐基本走势图 一分快三预测 秒速赛车开奖规律 尊鼎配资 股票视频直播平台 宝博大厅下载安装 吉林快三豹子每天几期 新疆25选7官方网站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号码 神算子精选资料大全 掌心福州麻将官方版 极速快三开奖网站 黑龙江22选5行列图